資料來源: Findbook

擁抱憂傷

史蒂芬的工作是魔術。他在哀傷處理與死亡陪伴的表現,是最有成效與充滿憐憫之情…… 美國首屈一指的心理學家威廉詹姆斯(william James)不斷強調,我們平常所認識的自我意識只不過是意識的一個小環而已,在它四周環繞著浩瀚無際、玄秘難測的意識海洋,人的自我意識若能超越身、全、意的狹窄範圍,就可以涵括整個宇宙,與萬物一體認同,如此無生、無死、不減、不壞的永恆存在才是人的真實體。榮格也說人是由身體的知覺(Sensing)、心的感覺(feeling)、理性的思考(thinking)和直覺(intuiting)結合而成,唯有四者合而為一,人才有整全的實存感。可惜,人不但很少能夠超越自我意識回歸宇宙,反而執著自我,與浩瀚的大我愈離愈遠。而且還獨尊理性思考,將知覺、感覺和直覺拋諸「腦」後。 在二元對立的世界中,身體和頭腦(意念)對立,生命和死亡、內在和外在、主體和客體、心靈和理智……,每個生命經驗彼此否定,互相戕害,製造衝突。在哲學的範疇中消弭對立的方法不是否定一方,便是將一方歸屬於另一方之下,我們相信東就是東,西就是西,兩者永不相會。於是上帝和魔鬼、美麗與醜怪、善與惡、對和錯、愛和恨、男人和女人、自我和他人、日和夜互相排斥永不共存,並且認定只要除去相對中不好或不要的一方,生活才會美滿快樂。我們幻想天堂是美好、健康、舒適、快樂和生氣昂然的,地獄是醜惡、痛苦、折磨、煩惱和疾病的。越渴望快樂就越害怕痛苦,越想變好越怕邪惡,越要成功越怕失敗,越貪戀生命越害怕死亡。總之,我越珍惜的東西越被害怕失去的陰影所纏繞,而打不敗的陰影更增加我們的焦慮和緊張,這些不正是我們的哀傷嗎? 更糟糕的是我們被教導去否認我們的哀傷,假裝它們不存在,害怕不存在,欲望不存在,不滿意自己也不存在,唯有理性的思考,意志力的實踐是唯一的「價值」。更矛盾的是我們竟被教導要仁慈地對待他人的不幸。榮格在「尋找靈魂的現代人」一文中描述基督徒的矛盾,他說:「因基督之各餵養飢餓的人,寬恕侮辱我的人,愛我的仇人,這些都是美德…。但是如果我發現那個最卑微,最窮困的乞丐,最粗魯的莽漢,最可恨的仇人就是我自己,我自己最需要我的仁慈和憐憫,我自己才是最渴望被愛的仇人,我該怎麼辦?可惜基督徒的一貫作風卻適得其反,我們對自我內在的弟兄絲毫沒有憐惜之心,當憤怒地誼咒他,要他涼到一邊去,要不然便把他隱藏起來,根本否認他的存在。……」。 在分裂、對立和否認的狀況中,放下我執、犧牲小我完成大我,以便擁抱生命和死亡的理念,會不會只是一種虛幻式的自慰口號?孜孜不倦向外求取生命的意義和價值,是否與真實的本性越行越遠?「我是誰?」生命是什麼?世界的災禍,社會的不安,個人的遭遇,至愛的分離,孤獨的感覺,身體的病痛……,在在不都是我們的哀傷嗎?要如何才能解脫這一切,了悟無常和空性,放下執著,整全合一地回歸宇宙,意識清明無懼地面對死亡,不正是我們這一生唯一的功課嗎?   這是一本專門探討覺知的治療、身心整合的工具書,主要在探討如何去釋放那糾結、扭曲又干擾我們生活的各種憂傷。面對憂傷,與憂傷同在,將憂傷融入浩瀚的真實自然中,用悲憫的心來治療因痛苦所引起的心理困境。拉維夫婦發展出各種冥想的導引,對治療哀傷及沈重心情、性愛受虐者的創傷有很大的幫助,這些冥想也為生與死細微的狀態做準備的練習。他們夫妻倆從工作中得到許多啟發,特別是病人們帶著慈悲的覺知,勇敢地接受疾病挑戰,不但他們本身自我探索的深度療癒整合了,也促使冥想技術發展到「進入癒合」的最高階段。本書即是他們深入訪查人類意識的結晶。書中引介「人類與生俱來的癒合力」的各種冥想和實驗,為所有在探索內心世界的人們,提供了慈悲覺知的癒合力量。●
來源: Findbook
評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