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 iRead

伊斯蘭化的歐洲 :歐洲正在「伊斯蘭化」嗎?這引起什麼樣的反彈?歐洲又如何因應?

最激進的極端主義組織成員,
有相當數量是移民到歐洲的第二代、第三代穆斯林。
為什麼在民主、自由、平等的環境下長成的他們,
最後卻轉頭向恐怖組織的懷抱?

◎為什麼歐洲會有大量的伊斯蘭移民?
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,歐洲便開始主動接受伊斯蘭移民,補充本國不夠的勞動力。在阿拉伯之春後,許多恐懼在本國將會捲入戰火的居民,選擇透過各種手段逃離家園,來到歐洲。保守估計,二○一四年後進入歐洲的中東難民,就有超過四百萬人。

◎為什麼第二代、第三代伊斯蘭移民容易被極端主義吸引?
歐洲雖然標榜平等,但對於穆斯林社群仍有程度不一的不平等待遇。同樣要應徵工作,來自於穆斯林社群的年輕人,可能會因為擁有一個北非或是阿爾及利亞的姓就被屏除於門外。若是再加上原生家庭可能因為要融入歐洲社群而放棄信仰,導致這些年輕人失去生活重心。此時,極端主義的伊斯蘭傳教士便可能趁虛而入,透過宗教上的慰藉與認同,讓部分穆斯林青年儘管生長在自由開放的歐洲,卻仍轉向激進主義的懷抱。

◎歐洲的「自由」與「寬容」,是不是已經走到盡頭?
然而,對一部分的歐洲白人來說,穆斯林對於自身文化的堅持帶來一種「歐洲即將伊斯蘭化」的危機感。而價值觀的不相容(女性為什麼非得戴面紗?)也加速兩方之間的衝突。連一向寬容自由的荷蘭與北歐,都已經有不容忽視的反伊斯蘭勢力抬頭。帶頭接納伊斯蘭難民的歐洲總理梅克爾,也因此在二○一七年的德國大選面臨挑戰。
歐洲真的會伊斯蘭化嗎?或是走向反伊斯蘭的道路?德國會放棄接納難民的路線嗎?歐洲的「自由」與「寬容」,會不會走向終結?
來源: iRead
一九六七年出生。讀賣新聞記者。歷經耶路撒冷分局長、哈佛大學客座研究員之後,曾於二○一一到二○一五年間擔任巴黎分局長。著作有:《可以安樂死的國家》及《以色列——猶太力量的泉源》。
來源: iRead
評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