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 Findbook

看紀曉嵐談情說愛 :借鬼說人事 借狐話人心

世間愛恨情仇,即便穿越千年,依然茂盛葳蕤。舊時男女間的恩怨糾纏,與當下紅男綠女的愛欲煩擾,是同樣閃爍在情感汪洋上,熱鬧的世俗燈火。紀曉嵐所講,大約就是一個「放下」。只是能夠徹底放下過往的男女,並不多見。大多數的我們,都執拗於那些逝去不再的人與情感,並因此生出反複的糾葛;猶如飛蛾,明知那火焰會毀滅掉自己,卻還是一次次前仆後繼,不息不止。《閱微草堂筆記》裡記載的,不論男女,都有讓人憎恨之處,這更符合喧鬧的現實人生,並非每一個女人,都毫無功利索求地愛著男人;也並非每一個男人,都是坦蕩豁達的君子。所以書中男女,是多義的、豐富的、有血有肉的,即便是鬼狐,也因受這樣那樣的約束,而無法完全放下。此書穿越幾百年的時光,卻折射出現代男女的情感暗疾。大約,但凡人類存在,基本的人性就不會發生改變。幾千年來,一直存在於人的體內,猶如一粒種子,生生不息地根植於人類心靈深處。
來源: Findbook
評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