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 iRead

明明不是天使

但是你為什麼不告知我偶爾也要當當A片女主角?至少,我可以事先用紅色的指甲油塗塗我的腳指甲。

  真正的原因是我如此深刻感受到身處的絕境──即便是那些私人的轟趴如此永恆而美好,但我仍希望它們穿透,穿透想像和耳語,穿透每個不同時空中的夢境,而找到點真實的意義或什麼。而真正屬於我的日子彷彿是剪去了所有與人有關的片段,徹底的,一個人,吃飯、行走、思索、善用無聊的問題來消磨自己,但那些吃飯行走或思索的事也實在不重要,重要的永遠是孤獨,完整自足的孤獨。

  說說女人,關於她們靈魂裡犯錯與墮落、抗拒與懷疑的玄祕本性;還有那曾經如瓷完好無瑕、讓男人破碎了的軀體,與被男人遺落了的心事,曾是多麼密密包覆天地存有。女子是善變多思的,女子是不可理喻的,如貓般神祕、如雲霧迷離,女人是讓世界混亂的始作俑者,也是生命的創造來源。女人的邏輯與身世,是得一個個探索,一件件挖掘的。

  本書27篇短篇小說,是女子觀察人世,哀憐或看清、投射與摹想,寫女子的愛嬌、癡愚與狂恣,尋求自尊自由、成長記憶和愛情,及無盡的孤獨種種。是讓人讀後,一個個孑然身影便浮凸眼前,一串串往事即雲湧心頭的美麗故事。
來源: iRead
一只父親留下來的皮箱,二扇面向觀音山的落地窗。 三張高矮不等的桌長滿了香花和菸草。 四種說我還要的方法。 五隻落單的鞋早已對六樓老在尖叫的女人失去了幻想。 七宗罪正好一天一樁。 而八和九恰恰是我最喜愛第十組號碼。 再回到九本沒寫完的書都在八十七頁折了個角。 最後小六還是上了吊。 至於五老實說我一點兒不喜歡它。 可沒想到四年後才會遇見的三十二號情人,帶來了一張銅飾的古董床。 說好他半張我半張。 我說:嗯!好啊!
來源: iRead
評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