資料來源: iRead

到英國的理由

在倫敦居住長達十一年的美國人保羅.索魯,準備用一種不同的方式探索英國。
英國是世界上被書寫得最多的國家,但保羅.索魯說,他所知道的英國都是從書上看來的,他必須承認英國是「異國」。
因為習以為常的慣性,因為理所當然的懶惰,英國?就是那個想像中的樣子嘛,就是聽別人說、從書上看來的樣子。
一個佈滿交通工具與步徑的古老國度,似乎英國境內的每個地方都有人跡,到底有什麼好玩的?
保羅.索魯說,正因為我們知道的英國都是聽別人講的,其實我們對英國一無所知,所以,他決定選擇了一條嶄新路線:環繞海岸線一周。「每個英國人吹的牛都不一樣,而每一哩都有其特色」,有什麼比環遊海岸更能看清楚一個島?
海水會侵蝕陸地,人們會填海造地,在海浪推拉之間,保羅.索魯走的是海岸線,但他看的方向是內陸:看起來平靜的英國城鎮正是隨著時間,實則毫無止盡的改變著──這正是這趟旅行的趣味所在。
他的旅遊路徑是這樣的:英格蘭肯定是像一隻豬;鼻子在西南方的威爾斯,伸出去的腳是康瓦爾,而臀部是東安格里亞,整個英國就像是一個女巫騎著一隻豬,而這輪廓--臀部、鼻子和女帽,以及蘇格蘭西部那張愁容,就是此次旅遊的路線。
當時,正值1982年英國與阿根廷的福克蘭戰役,保羅.索魯預備「親自」遊覽英國,好好探查英國人的想法:這場環繞海岸線之旅,不是體力極限大挑戰,而是在慢步之中,與每個人說說話,仔細觀察一切,一探大英帝國的真正面貌。
來源: iRead
保羅.索魯出生於美國。大學畢業後,投身旅行工作,先到義大利、非洲,於馬拉威的叢林學校擔任和平團教師,並在烏干達的大學擔任講師。1968年,應聘前往新加坡大學,任教於英文系。這段時間,將短篇故事及為報章雜誌撰寫的文章結集成冊,並著手數篇小說,包括〈方與印地安人〉、〈嬉戲的女孩〉、〈叢林戀人〉等,這些小說收錄於《大裂谷的邊緣》(The Edge of the Great Rift, 1996)。1970年代早期,索魯與家人移居英格蘭,隨後遷往倫敦,在英國居住了十多年。這段時期,寫了幾部評價甚高的小說及多篇廣受歡迎的旅遊文章,《漫遊世界》(Travelling the World, 1992)一書即由這些旅遊文章精選編纂而成。他目前在美國定居,仍前往各處旅行。馬可孛羅曾經出版《赫丘力士之柱》、《老巴塔哥尼亞快車》、《維迪亞爵士的影子》中文版。
來源: iRead
評分